Media Clipping
Current Happenings

写实的现代舞“长征” 离民族舞不远

 

2016-07-28

用现代舞表现长征,有些令人意外。其习惯于张扬个性、突出内心的特性,让人很难将它与大型主旋律创作联系在一起。雷动天下现代舞团的《九死一生·长征》,以一个多小时的篇幅,做了一次尝试。不过,面对庞大的叙事,为了让观众能看懂,创作者把长征展现为一次“行走”,眼前的作品更像是一个现代舞领域里的“汪峰”,朗朗上口;而不是最初的那个“崔健”,思辨得扎人。


毫无疑问,它很新颖。乐池铺满细纱,象征草地;舞台上有水幕和水池,指代自然环境的恶劣;从天而降坠满枪支的纱幕,代表着战争;还有妥帖的灯光、多媒体的应用等,舞台调度之成熟令人惊讶。视觉效果甚至可以用“华丽”来形容,大型民族舞剧才使用的舞台手法,在这里都可以看到,一扫之前,现代舞的表演只有黑地胶、黑背景的固定印象。


一切的华丽都是为了辅助剧中红军的“行走”,也正是有这些强大的辅助,放下姿态的现代舞几乎是在用写实的手法,平铺直叙。

 

战士的不安和困惑,处理成站在黑暗中呼唤战友的名字;红军过雪山,就是披着大衣艰难行军;红军遭受重创,表现为倒地牺牲或身体不同部位的受伤。这些都是在民族舞剧中常见的表现手法,就连极少在现代舞中出现的群舞,也几次在这部剧中运用。十八九位演员,以不同的阵型重复相同的动作。

 

然而,一切写实的努力,终于成功地表现了“行走”,却削弱了内心的思索。


好在,创作者还是留了几段充满诗意的内心戏:失明的女战士在草地中摸索,仍要前行,最终被沼泽吞没;红军医院里,战士被绷带紧紧束缚在担架上,但对生命的留恋、对战友的惦念却让他一再想要站起来……只是这样的段落未能改变全剧的走向。


对于没有系统读过长征史的观众来说,无论写实还是写意,一部能看得懂的现代舞演绎长征主题,已是个不错的收获;但对于熟悉或研读过长征历史的观众来说,仅仅这样的表现还不足以触动内心。追求信仰的力量,才是最应该被人们铭记的。

Copyright (C) LDTX.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893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