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Clipping
Current Happenings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韩笑 《艺术评论》2014年09期   

七月流火,广东现代舞团的《本无》,为如火如荼的“北京舞蹈双周”添上了颇具魅力的一笔。看完这台 60分钟的纯舞演出,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放松。编导李翩翩和谭远波为我们带来的这场纯粹的视觉享受,以神秘而又充满诱惑的肢体语言,为我们解读身体之“本”。而标题的“本无”更是引来我们的许多猜想。是真实不变的实体?抑或是那首“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佛教偈语? 


舞台上,烟雾笼罩,琴声悠扬,深蓝色的灯光氤氲出某种若有若无的气氛。舞者们像一尊尊天然去雕饰的石像,动静合一地为我们诉说着一切。天地初开,灯光渐亮。畅若流水的群舞为我们的即视感造成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生活化的动作质感与服装样式,以及每个舞者自身的舞动方式。舞者多次开口说话,甚至说起了极不标准的中文,以表现人与人之间的格格不入。 


时间差,旋转中的舞者像是进行着仪式性的朝拜,或在天旋地转的恍惚中释放出真实的自己。舞动中,这些身体不再被贴有标签,男女的概念被渐渐淡化,并逐渐被身体的质感和能量的强弱所替代。编导关注的是性别背后那个 “人”,人体变成了一种强有力的符号,我们更多看到的是肢体最直接的表达。这一切恰恰呼应了“本无”的主题――只有不执著于具体的事物,才能接近最真实之“本”。 


潺潺细流之音中,舞者变成了一大横排,逆时针地缓缓移动,将舞台分割成阴阳两个世界,而其中分别有一人独自起舞,似两颗棋子,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每人在完成了自己的动作后,均巧妙地补充到大横排的最后一个位置上,继续完成自身的使命。整个画面仿佛是一幅动态中的太极图,灯光一瞬的熄灭,勾起了无限的意蕴。 


接下来的双人舞和音乐高度契合,瞬间的三弦琴音拨动,与男舞者拖动女舞者时皮肤擦地发出的“..”声衔接,解构出一种缓慢柔和的情绪。舞台上只剩右前台口的一束光,女舞者在光明与黑暗过渡的边缘上舞动,时隐时现。动作快慢的对比,两人呼吸的契合与气息的把握,使整个双人舞衔接无缝,很难挑出瑕疵。 


舞台后方四束灯光打下来,三对女舞者坐在男舞者的肩上,像是踩着高跷而舞的人,鬼魅之极。女舞者仿佛是男舞者手中的提线木偶,不断地挣扎。下一秒,男女位置交替。这种操控与被操控的循环,是对人际关系的放大。 


琴音拨动再次加快。舞台被灯光分割,好似阳光透过大树的缝隙洒落下来,舞者化身为林中习武的高人,强劲的张力中透露着沉稳,仿佛一切早已胸有成竹,而这一切的背后,则是身体本身的成熟与初始的模样。 


回音的效果与动作的叠加,在张力增强后逐步释放。流动中,舞台空间被舞者的身体全部占满。人声的哼唱,使我们在观舞过程中,无意识地感知着纯舞的魅力,并寻求与自己心灵相适的某种意味。舞者时而化身摇曳的水草,轻柔曼妙;时而 360度的旋转,让观众目不暇接。 


音乐的元素丰富多样,使我们对舞蹈有了不同层次的思考。创作过程中,编导希望将从有到无的过程概括为“无中生有,有中本无”这八个字。而在演出结束时的那一刻,舞者则不再是把自己的身体展示给观众看,而是让自己安静下来,感受内心的力量,感悟生命的过程,并将我们带入一道打坐参悟的过程中,回归“本无”的状态,进入明心见性、净土现前的佳境

Copyright (C) LDTX.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893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