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Clipping
Current Happenings

卡门永远是自由的

 

房金库 《艺术评论》2014年09期   

众所周知《卡门》的故事,从1845年梅里美的小说到 1874年比才的歌剧,再到 1949年罗兰 ・佩蒂的芭蕾舞剧。时间穿梭了一个多世纪,《卡门》的悠扬旋律仍回响在我们耳畔,那个大胆泼辣的吉普赛女郎仍为了她的自由,死在了那个想拥有她的男人的怀抱。那句“作为罗姆,你有权利杀死你的罗密。但是卡门永远是自由的。 ”永远回荡在我们耳畔,但斯洛伐克舞蹈团在“北京舞蹈双周”上给我们带来的《卡门》,却让我们耳目一新。 


这台《卡门》虽然仍讲述了吉普赛女郎卡门初而与警官唐何塞相爱,继而爱上了斗牛士,终而被唐何塞杀死的故事,但编导扬 ・德洛维克(Jan Durovcik)突破了佩蒂的经典芭蕾舞剧,改用现代舞的形式大胆出新,具体表现在: 
首先,从环境的设置上看,佩蒂的版本具体再现了原著的环境,而德洛维克的版本则用了抽象的方式,提供了三面斜立的白色背景台和三盏吊灯,并让卡门在前者上面,用口红写上“kiss”、“sorry”这两个词,以此表现出她的火样激情与内心愧疚。 
其次,从人物的设置上看,德洛维克的版本增加了唐何塞的妻子,加长了斗牛士的表演,进而有力地表现出复杂的男女关系。 

整台舞剧从头到尾看下来,虽然没有前五天晚上的新、奇、怪、异的感受,但剧情的发展、编舞的顺畅、舞者的投入,却每每使我们身临其境,感动之余,更能抽离出来,以旁观者的视角,观察他们之间的关系。全剧中,我认为最惊艳的舞段当属斗牛士的那段弗拉门戈,而最具感染力的表演则是唐何塞杀死卡门时的那声哀嚎――而观者此刻的哀伤与无奈,只有自己知道! 

斯洛伐克的现代舞剧《卡门》让我明白,现代舞不必都是晦涩的、难懂的,而完全可以是叙事的、抒情的,只是它的表现方式应该比较抽象、凝练,具有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与此同时,其肢体语言的生动形象,清晰易懂,足以让诗人发出“脆弱啊,你的名字叫女人”这样的感叹,让画家沉浸在编舞的构图和服装的色彩中,让音乐家随着它的旋律飘飘然,让所有人产生身临其境的感动

在我看来,卡门对爱的追求和对自由的向往,是奔涌在人类血液中的,因此,它绝不是一曲悲歌,而是一首赞曲,其“永远是自由的”精神绝不会香消玉殒


Copyright (C) LDTX.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893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