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Clipping
Current Happenings

没有尽头的路

 

刘赫 《艺术评论》2014年09期   

近期,中国影坛新晋导演韩寒在各大院线进行了一场公路之旅。片中豪情万丈的入世未遂者浩汉和沉默寡言的理想主义者江河,开着一辆大众车,离开面临拆迁的家乡东极岛,前往几千公里外的一所学校。一路上遇到许多人,每个人看似独立却羁绊颇深,最终无法相互理解和认同。即使一路互为旅伴、看似亲密的浩汉和江河之间,也有着理解的鸿沟,并最终分道扬镳。 


无独有偶,在“北京舞蹈双周”中,来自荷兰的巴拿马映画舞蹈团(Panama Pictures)也带来一出精彩绝伦的作品《咫尺,从心》(Somewhere; Close)。这部长达 60分钟的舞蹈作品同样用悲伤疏离而又略带幽默的方式,探讨了人们格格不入的感觉。它就像一部公路片,带领我们来到一个熟悉而亲近,却又似乎存在于现实边缘的地方。 

这部作品的编导皮雅 ・缪森(Pia Meuthen)毕业于荷兰阿姆斯特丹艺术学院和方提斯舞蹈学院,1998年成为独立编舞家,并在 2002年成立巴拿马映画舞蹈团。其作品灵感大多来自文学和视觉艺术,手段则揉合了舞蹈、文字、杂技、音乐、装置艺术。


《咫尺,从心》的灵感来自荷兰作家马尔切 ・沃尔特的短篇小说和澳大利亚画家陈志勇的视觉艺术。前者的短篇小说讲述了人们如何放弃或离开一些人或事,带有强烈的动作元素,但不讲述为什么离开,而只是宣泄感受,宣称应该离开了。后者的画作中,通常有我们熟悉的生活,以及一些稀奇古怪、被遗弃在角落里、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小东西。而这种没有归属感的迷失,正是缪森要展现的。 


整部作品的结构并不紧凑,包括数个没有太多承接关系的小段落。每个段落里,都有一两个主角在展现他们的故事,并通过不同的方式和动作质感与他人交流。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无法获得真实的理解。比如金发的女舞者,用令人发笑的夸张语言,想要和周围人产生交流,但没人回应她。但当她说到小狗时,男演员们却立刻趴下来,佯装成小狗回应她。 

作品中,人们表达自己,企图获得他人的理解和亲近,但却难有结果。在有限的舞台空间中,一堵横穿舞台的墙作为舞台装置,显得尤为重要且有趣。这堵墙大约一人高,演员有时在墙上行走,有时在墙下舞蹈,有时还会越过墙,消失片刻。同时,这面墙还创造了一个被遗忘的空间。但相比于实体的墙,它更多地意味着每个人内心虚拟的墙,是一种心理的障碍和阻拦。缪森笃信,如果你和一切都格格不入,那说明你需要做出一些改变,逾越一些障碍。 


因此在《咫尺,从心》里,虽然没有具体而有序的故事情节,但整个舞作充满了视觉的故事感和情绪的节奏感。作品里几乎看不到舞者绷直的脚背和优雅的线条,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生活化的动作质感与服装样式,以及每个舞者自身的舞动方式。舞者多次开口说话,甚至说起了极不标准的中文,以表现人与人之间的格格不入。


Copyright (C) LDTX.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28930号-2